全国人大代表、茂名市工商联主席陈华伟:

2018-03-11
字体:
浏览:2次
文章简介:羊城晚报讯特派北京记者尹安学报道:"去年,我提出取消机场建设费,财政部很快宣布取消该收费,但同时又开征'民航发展基金',收费一分钱都没少,这不就是换个 ...

羊城晚报讯特派北京记者尹安学报道:“去年,我提出取消机场建设费,财政部很快宣布取消该收费,但同时又开征‘民航发展基金’,收费一分钱都没少,这不就是换个马甲、愚弄百姓吗?”13日,全国人大代表、广东茂名市工商联***陈华伟呼吁取消收取“民航发展基金”,并公布20年来机场建设费使用情况。

全国人大代表、茂名市工商联主席陈华伟:

经过调查,陈华伟说,2004年,财政部、国家民航总局未开听证会、未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就下发《关于改革民航机场管理建设费征收管理方式等有关问题的通知》,将以前单独收取的机场建设费,随机票一起收取。陈华伟说,这就是将一个不合法的收费,堂而皇之合法化。

全国人大代表、茂名市工商联主席陈华伟:

陈华伟发现,即使是在管理层内部,对机场建设费是什么性质,仍分歧很大。1995年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认为,机场建设费归机场营业所得,即机场为旅客提供服务而取得的收入,但当时的国家民航总局认为,机场建设费属于政府性基金。

全国人大代表、茂名市工商联主席陈华伟:

2012年3月,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陈华伟提交建议,要求国家立即彻底取消机场建设费。随后,财政部发文,从当年4月1日起取消机场建设费,收取民航发展基金,收费标准丝毫不变。

全国人大代表、茂名市工商联主席陈华伟:

财政部表示,民航发展基金由原民航机场管理建设费和原民航基础设施建设基金合并而成。

全国人大代表、茂名市工商联主席陈华伟:

对此,陈华伟很气愤,他说,“民航发展基金”就是机场建设费的“替身”,收费标准不变、征收范围不变,典型的“换汤不换药”,是“换个马甲继续收”。

按规定,行政收费的主体是国家行政机关。陈华伟说,我国机场大多以企业实体形式存在,一些机场如首都机场、白云机场等早已上市,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为什么还要收取公众费用来补助它们?

他调查发现,旅客坐飞机,仅仅只有安检、海关、检验检疫三方面接受行政执法,这三项所需工作量极小,而且这些机构并不属于民航部门下属单位,更不属于机场。

“‘民航发展基金’(机场建设费)应该是对航?#23637;?#21496;收,而不是针对旅客。”陈华伟说。

陈华伟说,假如民航发展基金收取合理,那坐火车是不是该交铁路发展基金,坐汽车是否也要交车站发展基金?

“收取民航发展基金,损害了民航事业!”陈华伟说,这些乱收费项目?#21448;?#20102;顾客负担,很多人选择乘坐高铁、大巴等,而且因为高昂的“民航发展基金”的存在,机场方面缺乏竞争、忧?#23478;?#35782;。